历史观看记录

清空记录|关闭

    欢迎继续点播你喜欢的电影、电视剧!
    历史观看记录

    当前位置:首页 » 剧情片 » 麻豆传媒-兔子先生足球宝贝EP3AV篇 足球尤物诱惑性爱.池田奈美.明日香.西村莉娜.A天使爱

    无需安装任何插件云播xm

    麻豆传媒-兔子先生足球宝贝EP3AV篇 足球尤物诱惑性爱.池田奈美.明日香.西村莉娜.A天使爱 剧情|资料|动态

      “谁在外面?!” 席云洲这一吼令苏酥完全懵在原地,可其实她想逃离,完全不想看见浴室那些不堪的画面。 但是,这一刻的地心引力仿佛不可撼动,她像是长在了那里,动弹不得。 “哐——” 浴室的玻璃门被一把拉开。 苏酥猛地抬头,撞进席云洲的眼底。 “苏苏?!”席云洲瞪大眼睛,“你怎么会在这儿??” 说着,他手忙脚乱地系好浴袍,顺带将浴室的门合上了。 这个动作落在苏酥眼中,是心虚,是想保护里面的女人。 她眼眶一热,胸中气血翻涌,“你说我怎么在这儿啊,你让我乖乖的,就是为了和里面的女人做这么无耻下流的事吗?” 说着,她推男友一把,就要上前去拉浴室的门,想看看里面到底是谁。 “苏酥!”席云洲几乎是下意识地拦住她,护住身后的门,“你怎么回事?随便进我房间就算了,还说些莫名其妙的话。我刚才在电话里说了正要洗澡,你这么无声无息的跑进来,会让我以为是狗仔或者私生饭追进来了!” 说着,他往前一步,逼得苏酥倒退一步。 席云洲目光上下扫视女孩,眉头一蹙,又道:“还有,你一个未成年女生,就穿成这样在酒店乱窜吗,出了事怎么办?” 被他这么一说,苏酥又气又急又伤心,有无数句话想扔给席云洲,却被他的态度封住。 喉中一甜,眼泪簌簌坠落,最终化为一句:“席云洲,你混蛋!!!” 席云洲没料到苏酥忽然就哭了,脸色瞬间缓和下来。 他叹气,上前抱住女孩,轻声说:“别哭鼻子啊,是我混蛋。主要我见你一个人跑到异国他乡还不和我说,担心你遇见坏人才生气,别哭别哭,我知道你穿这样是为了和我去看球……” “我穿成这样也好过里面的女人光着身体!”苏酥一把推开他,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,把他推得哐地撞到玻璃门上。 她红眼看着男友,声音愤怒而嘶哑,“为什么、为什么到现在还想骗我?我都看见了,你和里面的女人在做爱!” 席云洲完全怔在原地,用看陌生人的表情看向苏酥,“你偷看我洗澡?还说这么露骨的话?苏酥你什么时候开始不学好的?!” “你劈腿还说我不学好?!”苏酥被他气得又哭又笑,“你敢说你不是和里面的女人在做爱吗?席云洲,我今年十七岁,不是七岁,我看自己男朋友洗澡怎么了?!” 哐—— 就在两人争吵间,浴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,一个女人裹着浴巾踏了出来,走到席云洲身边站定。 “够了,”她说,“云洲,既然她撞见了,就把一切都摊开来说吧。” “心妍姐?”苏酥难以置信地看着沈心妍,声音变得更加颤抖,“怎么会是你,你之前不是说过,你和云洲哥只是搭档和朋友吗?” 席云洲见苏酥哭得稀里哗啦的,心中一软,又想上前安慰她,却被沈心妍拉住。 “苏酥,”沈心妍抢在席云洲前头开口,“那都是骗你的,因为你那时还没有高考,而且还没成年,我们不想伤害你。但今天被你撞破了,我就直说吧,云洲这些年都只是把你当妹妹看,从来没有喜欢过你。我和云洲拍《问情》时,就已经在一起了……” “心妍!”席云洲听女友说得这么直白,喝止她,然后过去扶住苏酥双肩说,“苏苏,我永远是你的云洲哥哥,你别哭了。我们还是可以一起看球,一起旅行,我说的那些话都算数的,所以别哭了。” “别碰我!”苏酥挣脱,仿佛不认识这个人一般,“骗人,你骗人!什么叫那些话都算数,你娶我也还算数吗?!” 席云洲一怔,欲言又止。 “席云洲,事到如今你还在顾及什么?”沈心妍看他这个样子,有些不高兴了,“苏酥,他真的说过要娶你吗,亲口说过吗?你一直以他女朋友自居,可他对着外人介绍你的时候,哪次说过你是他女朋友了?” 苏酥心中一揪,仿佛明白了些什么,带着哭腔说:“是这样的吗?可是、可是他也从来都没否认过我们的关系啊……” 她上前一步,抱住席云洲的双臂,“云洲哥哥,难道真的是我一个人误会吗?杨姨、席叔叔,还有周围的街坊邻居,我的初中同学们,也都默认我们是情侣啊。云洲哥哥,她才是骗我的对不对,对不对?” 沈心妍哼笑一声,“苏酥,你何必自欺欺人?你知道的,云洲他性子软,他知道如果戳穿了你,你会像现在这样崩溃而已。” “闭嘴,你闭嘴!”苏酥喝止她,仰头眼巴巴看着席云洲,“云洲哥哥,你说话啊,你到底有没有当我是你女朋友?” 席云洲:“苏酥……对不起,我一直没说破,由着你误会,只是担心你伤心难过。我是想等你成年以后,再找机会告诉你我和心妍的关系。” “谁要你这样的担心了?!”苏酥情绪登时就失控了,“席云洲,你问过我要你这样的关心吗?你为了你所谓的关心,就由着我越陷越深吗?难道你不明白,得到以后再失去会更残忍吗?!” 席云洲被她说得噎住,只好又环住她,安慰她,“对不起苏酥,是我不对,是我没有处理好。” 苏酥却挣扎开来,边掉眼泪边说:“云洲哥哥,我原谅你,那你回到我身边好不好?难道我们十几年的感情,还敌不过你和她的十个月吗?” 语气近乎哀求。 席云洲神色纠结,沈心妍适时拉了他一把。 他只能说:“苏苏,我会是你一辈子的哥哥,不需要二选……” “别说了!”苏酥尖声打断席云洲的话 这个回答抽走了她周身的力气,脚下一软有些站立不稳,她伸手扶住玄关的桌子,却摸到了自己带过来的海报。 五指一紧,苏酥将海报撕得面目全非,砸在席云洲和沈心妍身上。 “我不要你当我的哥哥,我不要!我讨厌你们,我恨你们!”她丢下这句话,转身跑出了房间。 “苏酥!”席云洲立刻要去追他。 沈心妍拉住了他。 “心妍!”他挣脱,焦急的说,“苏酥她才十七岁,对巴黎完全不熟悉,我必须保证她的安全!” 说罢,他甩开沈心妍,紧跟着追了出去。然而,走廊已经空无一人。 苏酥跌跌撞撞地走在巴黎的街头。 外面已经华灯初上,正是晚餐时分,街上人烟寥寥。四周都是古老风情的欧式建筑,此刻,它们被度上金黄的光芒,像极了旧世纪。 而她就像一个忽然穿越世纪的人,孤独,异常孤独。 风吹干了苏酥的眼泪,她眼睛涩涩的,心也空落落的。 她只穿了件吊带和超短裙,被风吹得有些冷,没有吃饭还有些饿,周围的景致也陌生得很,苏酥忽然有些后悔了。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偷偷跑到巴黎来,这会不会其实只是一场梦? 苏酥脚步一顿,侧头环顾四周,好一座纸醉金迷又浪漫优雅的城市。 她抬手拧了把自己的脸,特别疼。 果然不是梦啊,她逃避也没用了,她的云洲哥哥已经劈腿和沈心妍在一起了。 想到这儿,眼眶又是一热,眼泪不争气吧唧落下。 这一刻,苏酥特别想家,想回国。 上帝对她太残忍了,为什么要让她在巴黎发现席云洲劈腿呢,就算是在学校也好啊,起码她还能回寝室哭个痛快,说不定还有室友安慰自己。 可现在呢,她父母没有,朋友也没有,就连手机都没有! 想到这些,苏酥浑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抽走了,脚下一软又要跌坐在地上。 “you asians are so weak?(你们亚洲人都这么软弱吗?)” 她被人扶住,还顺带被这个人吐槽了。 苏酥抬头。 这是一个金发外国人,梳了个张扬的飞机头,眉毛也是金黄色的,眼睛狭长,有点介于桃花眼和深窝眼之间的意味。 至于眼睛之下,都被口罩挡住了,只有身上的球服令她心中一刺。 因为席云洲是个球迷,所以她现在不想看见任何与足球有关的东西,人也不行! “it’s none of your bess!(不关你的事!)”苏酥没好气地回答他,旋即警惕地往后退。 毕竟这人戴着个口罩,看起来不像是好人。 男人对她翻了个白眼,语气变得更差,“哦,你以为我很想管你这个蠢材?你愿意躺就继续躺着,看看队长会不会过来看你一眼。” 说罢,他有些不耐烦的摸了摸鼻子的位置,颇有一种她再不领情,他立马就要离开的架势。 苏酥听他的语气,应该是认错人了,外国人对亚洲人有时候是有些脸盲。 她心情不好,正打算气急败坏地和这个金发男人吵一架,却被旁边的尖叫声打断。 “o y god!osiris!!!”一个外国女孩儿尖叫着,并且招呼着周围的同伴。 苏酥应声看过去,她们也都穿着吊带热裤,脸上还画着法国的国旗,应该是粉丝。 苏酥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男人拉起她的手就往前跑,一时间,周围金黄的光影开始倒退,令人眼花缭乱。 “what are you dog?!(你干嘛?!)”苏酥脑子是懵的,想停下来甩开这个陌生男人的手,却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个余力。 “you——”她想告诉对方认错人了,却被男人用口罩塞住了嘴! 苏酥一边奔跑,一边挣扎,一边伸手去拿掉口罩,十分的手忙脚乱。 “你有病啊!”她气得直接用法语骂了一句! 约莫跑了一条街,身后的女孩儿们疯了一样还穷追不舍,男人忽的在一辆红色轿车边停下,并将她扔进了车里。 紧接着金发男人钻进了驾驶室,迅速发动车子,将身后那群疯狂追逐的外国女孩甩在后面。 被扔上车的苏酥吓呆了,她第一反应是自己被绑架了! 眼见着汽车越跑越远,苏酥心里开始害怕,她透过后视镜观察男人,发现他好像就只是专注开车。 苏酥双拳紧握,一点点,又一点点摇下车窗。等确定外面的人能听见时,她忽的的对着窗外大喊,“救命,有人绑架,救命!” 车子猛地一甩,苏酥被甩得摔在后座上,金发男人将车窗摇上,锁死。 这时,男人摘下了口罩,苏酥心脏怦怦,紧张得快要爆炸 “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谁,”他回头,又迅速转过去看路,极其不耐地说,“san,要不是队长今天退役,你以为谁想管你,还不是我倒霉刚好在附近。请你闭嘴,安静点好吗,你这副鬼样子会永远吓跑你的男人。” 刹那间,苏酥所有的心惊胆战都打住,定定看着这个男人。 他他他,他居然是奥西里斯!席云洲的偶像,奥西里斯! 如果是从前,苏酥应该会很激动,很兴奋,立刻就跑去跪求签名合照了。 但——席云洲才刚刚伤害了她,当着她的面选了另一个女人。 现在的她讨厌席云洲,也讨厌奥西里斯! “停车。”苏酥冷漠的说,“奥西里斯你认错人了,我不是什么san,也请你睁大狗眼看清楚。请你立即停车,否则我可以告你绑架!” 但显然,她在奥西里斯那里完全没有可信度和威慑力,他只轻飘飘看了眼后视镜,然后加快了速度。 两边的街景飞速后退,眼看着他们离城里越来越远,苏酥开始没了耐心,对奥西里斯冷嘲热讽了一大堆。 但任凭她说什么,奥西里斯都无动于衷。 终于,在苏酥有些喊累的时候,车停了。 “san,把你带到这里,接下来我就不管了,随你怎么撒泼打滚躺地上都行。”他说着下了车,并……将她从车里扯了下来。 苏酥茫然地环视四周,旋即怔住。 环形露天建筑,铁网门,长楼梯,飘扬的四面红旗,可口可乐大篇幅的宣传海报,和她在网上看到的场景一模一样。 她被带到了法兰西大球场,这次欧洲杯决赛的举办地,原本要和席云洲来看球赛的地方。 “osiris,i hate you!i hate you!(我讨厌你!)”苏酥登时迁怒到奥西里斯身上。 失恋的她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,她认为若不是知道席云洲喜欢他,她也就不会来法国看比赛,就不会这么快失恋!而此刻看到法兰西大球场,算是勾起了她今天所有的痛苦,所以她极其失态地骂出了声。 奥西里斯觉得她简直不可理喻,离比赛时间也不远了,帮队长带女朋友的任务也该到此为止了。 “san,看在队长跑私人关系将你临时塞进宝贝队列的情分上,你也必须上场。”他白苏酥一眼,然后将她往后面一推,转身就走了。 “我说了你认错人了!讨人厌的奥西里斯!”苏酥从来没见过这么没风度的男人,简直要被气死了。 幸好身后有人扶住了她,她才不至于摔到。 “谢谢你……”苏酥回头道谢,却目瞪口呆。 她面对的俨然是一群女孩儿,一群穿着和自己身上一模一样的吊带战袍的女孩儿们! “快点,我们已经为你耽误很多时间了!”扶住她的女生说着,塞给她两个花球,然后将她拉着往球场里面跑。 很快,苏酥就被淹没在女孩子们中央,无论她说什么,都没有人理她。 人群涌动,她记不清自己是穿越了哪间通道,又从哪个楼梯下去。 总之,等她终于反应过来时,她已经被推到绿茵场的中央,而周围是上万球迷的欢呼声……

    相关推荐

    本网站提供的电视剧和电影内容均系搜索和收集于互联网相关网站,相关链接已注明来源。如果本站的链接地址无意总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给网页底部邮箱来信,我们会及时处理。
    Copyright 2020
    妹子电影 www.meizi69.com
    email